書畫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瓷雜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微信公眾賬號
njjdpm
聯系電話
025-83739973-806
13390799973
經典新聞
清新雋雅 古意橫生——徐樂樂作品賞析

353 徐樂樂 秋庭嬰戲圖
設色紙本  鏡心  35×70cm
出版:《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作品集》,P34/35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。
 
展覽:“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”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5月。
 
曾有人說“我在畫畫這條事業在線所以‘特別運氣’,多少因為是個女人的緣故。”并且問:“你自己認為呢?”這倒頗讓人費一番思量。首先,出生在現代本身便是運氣,記得曾在一篇文章中看到這樣一段文字:“看看古來的詩集,不管是手訂還是別裁,幾乎可以結論:女人不會做事,我懷疑其中有詐,倒是《石頭記》與《桃花扇》透露了女人作詩填詞的細節……只是詩歌的另一部分,便無從考察了。”
 
 
358 徐樂樂 攜琴圖  
設色紙本  鏡心  70×46cm
出版:《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作品集》,P3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。
 
展覽:“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”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5月。
 
 
354 徐樂樂 紈扇圖
設色紙本  立軸  49.5×33.5cm
出版:《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作品集》,P8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。
 
展覽:“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”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5月。
 
女子在古代要進行藝術創造顯然是非分之想,其直接后果便是,我搜盡記憶只知道以女詩人名李清照,女畫家也少的可憐,屈指可數得過來:管道升、文俶、薛素素,這三個是在《中國美術全集》上查到的,還有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的柳如是的畫,對比當今社會的女作家、女畫家的人數,可以想象,古時候聰明智慧的女子絕不會少于現代,只可惜是“詩歌史的另一部分”了。
 
 
357 徐樂樂 蓮屏圖
設色紙本  立軸  畫73×27.5cm  書33×27.5cm
出版:《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作品集》,P7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。
 
展覽:“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”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5月。
 
備注:徐樂樂題詩堂。
 
說到水平問題,女子與男子相比又如何呢?詩詞文章我不懂,依我看,李易安已是一千一萬個好了,可在繪畫方面,不得不承認差距頗大,管道升畫竹,文俶畫花鳥,畫的都好,樸素、修理、沈靜,可是身邊不遠就有個大人物立著,管道升的丈夫趙孟頫,文俶的曾祖父文征明,大文學家,書法家,某畫派的開創者,什么樣的頭銜加上去都有,想讓之下女子們的畫就純粹是自娛性的了,我還特別注意到以上提到的四位女畫家的題字—我孤陋寡聞,只見過四位的畫—奇怪的很,無論是哪個朝代的,一律寫一手秀氣工整的小楷,規規矩矩的縮在畫面一角,好像表示歉意一般,薛素素算得上豪邁了,能騎馬射箭,自稱女俠,可題字一樣溫弱羞澀。我懷疑,是有某種習俗規定女子不能在畫上行草書呢,還是她們不會行草,還是她們根本停留在這一階段:好不容易畫了一張滿意的畫,題字時需小心翼翼,千萬別破壞了,就像我現在仍時不時擔心的那樣?
 
 
359 徐樂樂 演樂圖
設色紙本  鏡心  35×137.5cm
出版:《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作品集》,P10/11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。
 
展覽:“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”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5月。
 
備注:附鑒定證書。
 
 
356 徐樂樂 松溪觀流
設色紙本  鏡心  35×137.5cm
出版:《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作品集》,P40/41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。
 
展覽:“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”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5月。
 
備注:附鑒定證書。 
 
想起《圍城》中有這樣一句話:“許多女人會描幾筆寫意山水,可是寫字要她們的命”,這句一帶而過的話,卻令我過目不忘,心想這位作家先生真是刻薄。到了如今,可以說是逢上了女同胞們的大好時光,外出寫生,參加各種研討會,出版畫冊,舉辦展覽,你有多少潛能盡管發揮,這時如果再畫不好,只能怨自己,怨不得社會了。
 
 
352 徐樂樂 琴韻清思
設色紙本  鏡心  35×37cm
出版:
1.《徐樂樂畫集》,P69,河北教育出版社,1996年。
2.《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作品集》,P16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。
 
展覽:“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”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5月。
 
 
351 徐樂樂 無聲圖  
設色紙本  成扇  11×19cm×2
出版:《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作品集》,P61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。
 
展覽:“眠琴處—徐樂樂書畫展”,南京南視覺美術館,2019年5月。
 
至于水平,舉目望去,就同年齡層而言,好像男女之間差距不大,這倒并不是說我們現在有了多大的進步,依我看,如今的女畫家盡管有了各種依賴于現代社會的發展而帶來的進步,但就實質來講,水平并不比古時的管道升、文俶高到哪里去,只是男同胞當中少有了趙孟頫、文征明等等,所以大家也就彼此彼此了。不過,既然說的是同年齡層,指的是三四十歲的人們,往后的歲月,女同胞們大有可能就此走下坡路,等不到“衰年變法”就熄火了,而男同胞們正是風華正茂,前途無量的大好時光呢。
 
——《零言碎語—女性與繪畫》 文/徐樂樂
 
 
 
徐樂樂,1955年生于南京,1976年畢業于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,1978年進入江蘇省國畫院。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國家一級美術師,文化部優秀專家。作為“新文人畫派”代表人物,徐樂樂擅長工筆人物,取法陳老蓮,格調高古而清新雋雅,備受人們的追捧,成為當代最炙手可熱的中國畫女畫家。
 
徐樂樂傳統繪畫功底扎實,工寫兼備,以其深厚的筆墨功力,游走于寫意和工筆之間,又能將工筆與寫意完美地結合在一起,畫中既有中國傳統文人畫的飄逸揮灑的寫意趣味,又有精致清麗的工筆韻味,畫面散發著雅致的書卷氣和女性的清新之美,于現在這個喧囂浮躁的世界中獲得一種心境,尋得一種美境,讀其畫作,悟其意境。曾有人評價說她“延續著繼八大以來金陵的粉本傳統,承續著金陵水墨的薪火”。無怪乎她一直有著眾多的追捧者。